記者會資料Conference  News *
臺北榮總護理部「當責」說故事比賽

發佈日期:2011-05-23

臺北榮總護理部「當責」說故事比賽
第一條:視病猶『親』—八竿子打不到的都是我的親
…事情是這樣發生的…
來自過境機場的病人
100/05/05

   在民國84年吧!一個漆黑的夜晚,救護車呼嘯而過,一位從越南回美國轉機的旅客,在國際桃園機場過境時發生心肌梗塞合併心因性休克,緊急自桃園轉診至臺北榮總,住進CCU,身邊只有姪兒陪伴,女兒接獲通知自美趕到台灣照料父親,將近20天的奮鬥,父親沒能勝過病魔,撒手離開人世,留下悲傷欲絕的女兒,以及龐大的醫療費用…
…一般情形會是這麼做的…
    病人在住院時,會依著臨床呈現的生理、心理的症狀,擬定符合他需求的健康問題,再執行合宜的護理活動;在了解病人有經濟上困難時,我們會聯絡社工協助,希望藉由社工尋求經濟上的幫助;病人過世之後,我們會與社工協調、溝通,繼續協助這對姊妹。
…不過我們卻是這樣做…
   自John(病人的名字)住進病房,我們立即協助他與美國的家人取得聯繫(當時那個年代沒聽過手機這新鮮玩意的),讓女兒能自美趕到台灣照料父親,不幸的是,將近20天的奮鬥,John沒能勝過病魔,留下傷痛欲絕的兩個女兒以及龐大的醫療費用,她們語言不通、求助無門…我們這幾個護師是她們在台灣唯一認識的”朋友”,當時腦子沒多想,只看見她們眼下的需要,二話不說,大家分別利用下班時間協助及解決她們各項需要;醫藥費用的部分,我們聯絡社工詢問惠眾基金運用的相關細節;針對遺體運回美國事宜,我們詢問入出境管理局、美國在台協會等等單位;接著再與殯儀館聯絡協助安排遺體火化…Amy及Tammy(兩位女兒的名字)以感激的心,娓娓道出她們最後的心願,依照風俗她們要將爸爸的骨灰放在一個竹籃裡帶回美國;以及想替爸爸辦一個告別式...咱們幾個趕緊再商量!心想再多做一兩件好事又何妨?於是我陪著她們走遍附近的香燭店,終於買到她們心目中的竹籃;我們再與懷遠堂交涉,為John 安排了一個簡單的喪禮(當時懷遠堂還有告別式的進行),雖然當天出席的人只有三位,我們代表榮總、代表護理部、代表CCU…這一天,這對姊妹的淚光中帶著欣慰與感動,異國護理溫情,彌補了她們人生的遺憾…
   後來呢? Amy及Tammy回國後我們仍保有聯繫,Amy結婚、生子,還特別嫁給華裔因為她相信”華人”;Tammy讀藥學系,現在是一位藥師…故事接近尾聲了吧!但出人意外的,無意間將這事告訴好友,他將它編寫為廣播劇劇本,在民國98年榮獲金鐘獎最佳廣播劇獎,劇中場景即發生於臺北榮總,讓許多對榮總存著只照護榮民的刻版印象,大大改觀…只是一點比負責更負責,卻因此豐富了我們的人生。


第一條:視病猶親:八竿子打不到的都是我的親
…事情是這樣發生的…

牽著您的手 迎向生命中的陽光
陳小姐,39歲,在99年2月份自己摸到乳房硬塊,至台北某醫院求診,並接受初步檢查,結果高度懷疑是乳癌,她想尋求第二個專家意見,所以就影印先前該醫院的檢查報告直奔臺北榮總。當天,到院初診掛號,櫃檯告訴她:「您是最後一位!」「我是最後一個!我是最後一個!」陳小姐心中默念著想要按耐壓抑自己焦躁的心緒。進入等候已久的診間,醫生很有耐心的看完我帶來的全部報告,醫師說:「陳小姐,您目前的情況…,接下來後續的治療步驟要……」,我頓時腦筋ㄧ片空白,快崩潰了!我留下姐姐在診間獨自一人聽聽醫師的解釋,我就拖著蹣跚的步伐走出診間,癱軟的跌坐在椅子上…

…一般情形會是這麼做的…
通常在忙碌的門診工作,護理同仁可能無法及時察覺病人的反應,持續忙碌著診間內的工作,協助醫師向家屬說明各種狀況,必要時提供單張輔助解釋。

…不過我們卻是這樣做…
個管師在陳小姐進入診間那剎,已察覺一張無助與惶恐的臉龐,當醫師對著她及姐姐說明檢查結果及後續處理方式時,她兩眼無神望著前方,見陳小姐不顧醫師正在訴說自己的病情,卻獨自步出診間時,我靜靜尾隨至候診室。我看她紅著眼眶癱在椅子上,姐姐出來後對著陳小姐說:「不要哭、不要難過,我會幫妳。無論花多少錢,我們都會幫妳……。」此時,我走向她,拍拍她說:「來!我們到那裡休息一下吧」。坐下後,我細聲說:「好好的哭吧!每個人都跟您一樣,聽到腫瘤沒人不害怕的。痛快的哭一場,發洩一下。但要記住,哭過之後,還是必須先將檢查完成。我先幫你把粗針穿刺的時間敲定,你回家後再仔細想想醫師所說的話,好好考慮清楚,有任何問題可以跟我聯絡。」遞給她一張個管師的名片,大約過了十分鐘以後,她擦拭著眼淚看著名片說:「連小姐!我知道了!下次見!」陪送她們走出大門,拍拍她的肩膀說:「要加油!需不需要做化療,我想等一切檢查報告完成,再問醫師吧。」隔了幾天,通知她來做粗針穿刺檢查,她對我說:「我孩子還小,我可以問妳幾個問題嗎?看著她拿著一張已寫好密密麻麻問題的紙條,我想,她已學會勇敢的面對自己的疾病了。」
後來陳小姐在我們乳癌團隊的協助下,已完成手術及術後輔助化療及放射線治療,目前持續接受賀爾蒙治療中。
抗癌路漫漫,一路上的痛苦、煎熬與寂寞,再強的勇士都需要他人的支持,所以適時伸出雙手會帶給病患走下的勇氣。治療期間,每當我經過門診區的那張椅子總會想起陳小姐那一幕無助徬徨的神情,我主動打電話給她:「最近怎麼樣,好不好?」。讓她感受到有人關心,精神受到鼓舞,有勇氣再繼續走下去。目前陳小姐開始擔任同心緣的志工,分享經驗幫助其他病友。活耀的參與各種活動,神請充滿自信,變的很快樂!

第一條:視病猶『親』–八竿子打不到的都是我的親
…事情這樣發生的…
送愛到家
傅先生夫婦年邁,膝下無子,兩老為獨居高齡長者。傅奶奶為居家護理收案管理的個案,長期臥床仰賴鼻胃管進食,生病期間,傅伯伯對個案總是呵護倍至,使得多次與死神拔河的奶奶,總能平安的出院返家。然而,這次不同,奶奶在醫院往生了,在辦妥喪事後,外籍看護工亦預計返鄉結束台灣的照護工作,居家護理師在個案結案的追蹤電話訪問時,剛好得知傅伯伯發燒了,臥病在床,外籍看護工力勸傅伯伯至醫院求治,但不論怎麼說傅伯伯就是強忍著身體的不舒服一直不肯就醫,外籍看護工在慌亂無措也找不到其人協助的情形下,就立即將所面臨的緊急情況一一的告訴了居家護理師,希望護理師能協助。
…一般情形會是這樣做的…
居家護理個案往生後,護理師於結案前通常會電話訪談家屬兩次,追蹤個案往生後的處理情形及提供心理的支持與輔導,但就不再進行到宅的居家訪視服務。一般若有此電話諮詢的情形時,會建議外籍看護工通知該里的里長協助將傅伯伯送往醫院救治。

…不過我們卻這麼做…
原管案照顧奶奶的居家護理師於事就利用中午休息時間,搭乘計程車到個案家親自向案夫傅伯伯勸說,並發現案夫有輕生念頭,因此費了許多功夫才說動了案夫,終於願意到醫院就醫,並聯繫119協助轉送至急診室治療,後來案夫康復了﹗在案夫病癒出院時,居家護理師悄悄的安排,與居家護理合作的計程車司機協助送案夫和外籍看護工返家。在徵詢案夫續聘及外勞的留任意願後,將案夫轉介家庭醫學科進行巴氏量表的評估,並順利的以「轉讓方式」讓外籍看護工繼續留任照護高達九十多歲的案夫傅伯伯。

那日,居家護理辦公室來了一位訪客-傅伯伯,一直向護理師道謝,直說-『居家護理師是老天爺賜給他的女兒』,現在的他猶如生命獲得重生,如往昔一樣可以到花園逛逛,有豐盛而溫暖的三餐食用,有人照料他的生活起居……,不用擔心這、擔心那,這都是因為我遇到了”真正的天使-居家護理師”。這天爺爺的笑容好燦爛,如同窗外的艷陽一般明耀奪目……。


第二條:捨『我』其誰—交給我、就是我

....事情是這樣發生的....

『重新出發~我可以!』

    阿國(化名)- 年輕的胸髓損傷病人,已復健2年多,狀況穩定且可以靈活操控輪椅活動,主治醫師建議他應該重回職場工作,但是他不相信自己還有能力從事任何工作。
..一般事情會是這樣做...
     交由職能治療師,這是他們的業務。
....不過我們卻是這樣做....
    因為這類的病人相當多,護理師們希望能提供他們一些正向的範例,激勵其重返職場的動機和信心,因此主動邀請復健醫師及職能治療師成立小組,向科主任提出計畫案並申請經費製作短片。從編寫劇本、連絡已重回職場的數位模範病友、與錄製小組討論拍攝場景內容、安排交通住宿和路線,用自己休假時間從北台灣到南台灣,一站接著一站錄影。再利用下班空檔共同參與影片剪輯、旁白與字幕編寫、錄音等等繁瑣的後製作業,終於完成一支超棒超感人的影片,片中的病友在各行各業找回自己的彩色人生,他們的真實見證,成為其他病人最有效的激勵良方。整個過程中護理團隊全心投入,南北奔波,不拿津貼不用公時,沒人喊累叫苦,只願為病人開?一扇明窗。  
故事就這樣結束了嗎? .....不,當責美事永遠待續中………… 
第三條:熱情行動,好事不妨多做一件
…事情是這樣發生的…
選舉情˙歡樂心
李伯伯,單身榮民,肝癌末期病情不穩,雖已癱軟無力長期臥床,但仍關心立委選情,希望能投下神聖一票,支持心中人選。得知伯伯戶籍在南部,而支持的候選人屬於北部選區,根本無法起身參與,讓他顯的悶悶不樂,終日不發ㄧ語,逐日落寞。
……一般情形會是這麼做的…
病人在住院時所呈現情緒或心理上的健康問題,照護的護理同仁會及時給予情緒上的安撫及支持;針對無家屬單身榮民伯伯,生活功能皆無法自理,通常會告訴及安慰病人,”目前您的情況不適合請假外出,您還是在病房看電視報導”,若其情緒激動或躁動,影響到安全,則會依醫囑給予適量的鎮靜藥物,協助情緒上的安定。
…不過我們卻是這樣做…
團隊知道伯伯渴望選舉卻無法投票而失望,我們全員動起來,兵分多路,各司其職!選舉當天,護理同仁發揮創意將空病室佈置成1號投票所,主治醫師充當驗票員,ㄧ位護理同仁扮演監票員,請志工協助輪椅推送伯伯投下神聖一票,只見病人面帶微笑,春風得意並表示:如果支持對象當選,一定宴請大餐,電視上公佈所支持候選人高票當選時,他高興極了,連睡著都會微笑。透過社工師的協助,請到當選立委親自探訪並感謝支持,成為選舉期間一段佳話並廣為流傳。幾日後,伯伯在病房宴請朋友並一一道別,席間感謝團隊用心照護,以及完成最後一件事,此生已無憾!相信只要多用點心思,病人皆能感受溫暖關懷。

第五條:善意溝通 化解障礙
…事情是這樣發生的…
牽引人妻與小三間無悔的悸動
 詹先生是個55歲肝癌病人,結婚30幾年了,有三個小孩,但是結婚後時常因工作關係在外喝酒應酬,時常徹夜不歸,因此在交際應酬中結識了新的女朋友,從此之後便不再回家,日子一天一天過去,與新女友一轉眼也同居了17年;就在此時,發現罹患末期無法治療的肝癌,住院一星期後,病況越來越差,眼見所剩的日子不多了,就在此時,詹先生突然向陪在身旁的女友表達好想念久未見面的妻子與小孩,想著想著就落下眼淚…女友能夠諒解,但現實要達到這個願望是多麼困難啊!
…一般情形會是這麼做的…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是是非非、恩恩怨怨難以評斷。對於病人,護理人員能做的就是安慰他,鼓勵他積極面對生命、接受治療,病況穩定後再返家看他的妻子與小孩。
…不過我們卻是這樣做…
    下班後我們主動和詹先生女友談,聊了很多這十七年來發生的點點滴滴及病人的過去背景,並向女友索取病人妻子及小孩們電話,一個一個的撥打,撥給妻子的時候,妻子表示無法原諒詹先生的遺棄,更無法原諒第三者的介入,孩子們也無法原諒爸爸遺棄家庭的行為及不負責,電話打了一通接一通,說恨他,不來就不來。於是護理長不氣餒地不斷地再與妻子及孩子們溝通,表達詹先生想見他們的渴望。
 終於,那天他們都來到病榻,詹先生用他發抖的手,白白的紙上寫了大大的三個字「對不起」,嘴巴蠕動著同時說出「對不起」,雖然這三個字寫得潦草也說不清楚。
    但看到字條的妻子與孩子們都流下激動的淚水,握住詹先生瘦弱的雙手不能自己。此時,詹先生焦黃虛弱的臉露出微笑,就如同天使一般,沒有遺憾了。
    接下來的故事呢? 依著詹先生的希望,妻子填下不施予心肺復甦術同意書,妻子與女友及小孩們都到醫院照顧與陪伴著,採安寧「共照」的方式,在一星期後安祥地離開人間。

臺北榮總護理部「當責」說故事比賽臺北榮總護理部「當責」說故事比賽